抗战印迹遍布浙东大地 这个暑假,带孩子追寻红色印迹

    抗战印迹遍布浙东大地
    这个暑假,带孩子追寻红色印迹

     市民参观四明山革命烈士事迹陈列室。(徐文杰 摄)
      □本报记者 王 佳

     
      四明山的褶皱里,镌刻着保家卫国、浴血奋战的抗战故事;奔涌的浪花里,流淌着军民情深、战天斗地的红色传奇。一幅幅生动的图片、一份份珍贵的文件、一件件斑驳的兵器、一座座安静的院落,峥嵘岁月给宁波留下了珍贵印迹,市委党史研究室普查结果显示,宁波共有抗战遗址165个,超过了全市革命遗址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些红色印迹值得一看。”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工作人员不遗余力地吆喝着,在他们看来,这些红色印迹值得大人带上孩子一起去触摸。
      被称为“浙东小延安”的梁弄,弄堂弯弯,流水潺潺。坐落于此的浙东抗日根据地旧址群家喻户晓,一座座民居宅院,带有明清、民国时代的特色,记录下当年革命先辈创建根据地时的情景,也记载着抗战岁月里血和火的考验、生与死的抉择。1945年召开浙东敌后各界临时代表大会的旧址位于正蒙街区,这里老街十字相交,屋檐山墙错落,与浙东第二藏书楼———五桂楼遥相呼应,百年老校梁弄镇中心小学和韬奋书店近在咫尺。在梁弄镇狮子山顶“四明山革命烈士纪念碑”西侧,坐落着浙东革命根据地领导人纪念碑林,那里风景秀美。曾是梁弄战斗主战场之一的狮子山,寄托着浙东抗日根据地领导人的革命回忆,他们生前表示,死后要安葬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与为了抗战而牺牲在浙东的烈士一道,永远注视着四明大地。
      和梁弄一样,有红色革命传统的大岚镇如今处处焕发生机,山清水秀的环境让当地百姓津津乐道。青瓦、木屋、四合院宁静而安详。70多年前,这里是一场革命的暴风眼,革命火种在这片土地上燃起。据党史记载,早在1939年5月,姚西南山区最早的党支部———中共柿林支部在柿林村成立,由此揭开了四明山人民英勇抗战的光辉篇章。中共余姚四明山第一支部纪念室就设在大岚镇柿林村的“耕读传家”四合院内,纪念室古色古香,与整个柿林古村相得益彰,与丹山赤水融为一体。
      波涛汹涌的杭州湾以钱塘潮著称。70多年前,这里曾是先辈们开辟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登陆的地方,也是浦东和浙东革命武装输送人员、武器、弹药的通道;70多年后,这里因为杭州湾跨海大桥的飞架而成为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
      循着浙东抗日根据地初创时期的“红色印迹”,可以在慈溪这片红色热土上探寻到很多抗战印迹。在“宓大昌”这座清代时期的老宅,中共浙东区委成立;在金仙寺,三北游击司令部成立;在崇寿镇崇胜村,打响了三北敌后第一枪。在慈溪掌起镇古窑浦村,每年3月,灿若红霞、争芳斗艳的桃花如期洒落在千亩桃花园中。村民说,是先辈的鲜血让桃花格外娇艳。
      在鄞州,樟村四明山烈士陵园、李敏等五烈士就义处遗址、后屠桥革命烈士陵园、肖东烈士纪念碑陈列室等抗战遗址,足够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回想起艰苦年代的生死考验、血泪洗礼。鄞州区龙观乡作为四明山东大门,在抗战时期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龙观革命史迹陈列馆里就有许多见证:侵华日军编印的图册、宁波府城图、三五支队枪支、军装以及当年龙观人民制造的檀树大炮、枪支等。
      镇海则是个值得细细品味的小城。在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可以触摸到抗战史迹的铁血余温。纪念馆与错落于周边的海防遗址交相辉映。镇海口海防遗址集中分布在甬江入海口,现存遗址30多处,如此集中的海防遗迹,在全国都属罕见,它们既是先辈用血肉之躯铸成的历史丰碑,也记载了外国侵略者的累累罪行。沿着镇海九龙湖风景区环湖线,洪桥战斗、马家桥战斗纪念碑、中共慈镇县工委遗址(思源亭)被串成一线。说起思源亭,是为了见证革命胜利的那两三间草舍,虽然草舍早已消失,但当年县干部大会的召开、情报信息的传递沟通、武装斗争的全面部署,都发生在这简陋的小草舍里。虽然条件艰苦,但满怀憧憬的武工队,取番号“小顽强”,并乐观地将这几间办公的草舍称之为“公馆”。
      在北仑,气吞山河的戚家山血战、培养革命志士的摇篮———蔚斗小学家喻户晓。这里,有北仑港万吨巨轮的恢宏气势,有海岛村落的渔家风情,有洋沙山的潮涨潮落,今昔对比中,是对和平与幸福的珍惜与守望。
      在四明大地上,饱含着浓厚历史底蕴的红色印迹,不计其数,只要有心,定会探究出更多的东西。这个暑假,带上孩子一起追寻红色印迹吧。

版权所有 宁波市档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