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云山顶矗立英雄丰碑

    脉云山顶矗立英雄丰碑

    坐落于脉云山顶的慈溪革命烈士纪念碑。

      □本报记者 王佳 实习生 郝晓帆
      寻访地点:位于浒山街道的慈溪革命烈士纪念馆、纪念碑
      寻访内容:抗战英烈
      讲述人:施红枫,慈溪革命烈士纪念馆管理处主任
      
      海拔75米的脉云山山顶,慈溪革命烈士纪念碑巍峨矗立。
      在脉云山北坡山脚,坐落着慈溪革命烈士纪念馆。馆前是一条英雄路,当我们寻访至此时,一些市民正在悠闲散步,时而举头凝望不远处留有岁月痕迹的历史建筑。
      慈溪革命烈士纪念馆于1995年清明竣工,底层为瞻仰大厅,正中放置陈列前言。在纪念馆的主展厅,陈列着499位慈溪现籍的“革命烈士英名录”,英烈姓名的每一笔每一画,都被庄重地镌刻在黑色花岗岩上,如同镌刻在记忆深处,闪烁着永久的光芒。
      纪念馆135米长的展线上,有一段专门记录了发生在三北大地(慈溪为镇北、姚北、慈北之域)上抗战英烈浴血奋战的故事。那些简洁而又深刻的文字,在纪念馆管理处主任施红枫的述说下,一次又一次将我们带进了那个悲壮的年代。
      1941年4月,慈溪沦陷,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挺进三北,慈溪成了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前哨。抗日武装历经大小百余次战斗,粉碎了日伪军疯狂的“清乡”和“扫荡”,抗日志士奋起抗争,浴血奋战,热血撒遍了慈溪的山山水水,五洞闸、黄泥岭、七星桥、新桥村、龙南乡、坎墩镇、洪魏村、东埠头……都留下了烈士壮烈牺牲、慷慨就义时的身影。那惊心动魄的瞬间,也被文字一一定格在了纪念馆中。
      杨小群,抗日战争主题陈列展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女英烈,1941年参加革命时刚满16岁。由于坏人告密,1943年10月29日深夜,日军突然包围临山附近的华家岭,当时杨小群等8名同志正在华家岭群众家,不幸被捕。在狱中,18岁的杨小群经受住了严刑拷打,坚贞不屈。只得到痛骂的日军一无所获,在11月1日用刺刀将她杀害。
      面对侵略者,无数英雄儿女不屈不挠,英勇战斗到最后一刻。家境殷实的柳剑青在中学毕业后,就放弃了优越的生活,投身救亡运动,参加了慈东游击队,1944年在前方战斗中指挥一、三排的3挺机枪,狠狠打击敌人,不幸腹部中弹,通讯员替他包扎,他一把推开,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把鲜血染红的小册子交给通讯员,要他转交给党,自己因伤重壮烈牺牲。
      在洪魏战斗中,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三支队14中队指导员的王新铨在边指挥边追击敌人时,一颗子弹从他前胸穿过后腰,战士们要把他抢下火线,他拒绝了。在后方医院抢救时,昏迷中的王新铨还喊着:某某班往前冲,某某班穿插过去。最后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浙东纵队《战斗报》刊出“你死的光荣”一文,追忆王新铨烈士。
      抗日战场上,动人的故事无处不在。为护送50余坛火药上四明山,沈开云、陈德富与战友洪祥琦等7人,于1944年冬的一个严寒之夜在郭姆渡过江,船至江心漏水,沈开云率战士跳入冰冷的江水中扛着船舷过江,船靠岸后,又去船外侧用自己的身体堵漏,直到火药顺利上岸。当接应的同志把他们救上岸时,沈开云、陈德富、洪祥琦已冻死在冰冷的江水中。战士王松鹤经救治虽缓过劲来,但也落下了终身残疾。
      经历过战争,更知道和平的可贵。“每到清明等重大节日、纪念日,成百上千名的慈溪市民不约而同来此缅怀先烈,平时,也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或者学生三五成群,自发地前来悼念先烈。”施红枫说,今年暑假开始后的半个多月里,就来了不下10批。11名慈溪职高学生、7名观城中学学生、22名南门小学五(1)班的孩子……听着家乡前辈的英雄事迹,不少同学的眼睛泛起泪花。
      “正是当年无数英烈抛头颅、洒热血,才赢得抗战的胜利,换来了今天的和平。”观城中学学生许珍瑶感慨地说。
      70多年沧海桑田。矗立在脉云山山顶的慈溪革命烈士纪念碑,面向着杭州湾,俯视着慈溪城,静静守望着三北大地。而镌刻在纪念碑上将士们保家卫国的赤胆忠心,义无反顾的家国情怀,会在岁月长河的冲刷下历久弥新。

版权所有 宁波市档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