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祥乡亲冒死营救美国飞行员 4人被日军折磨致死

    咸祥乡亲冒死营救美国飞行员
    4人被日军折磨致死

    龙英尔老人手拿美国飞行员所送的派克金笔回忆往事。(吴向正 摄)

      □本报记者 吴向正
      寻访地点:见证人龙英尔住所、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寻访内容:宁波人民营救美国飞行员的故事
      讲述人:鄞州咸祥乡亲营救美国飞行员见证人 龙英尔
      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 王泰栋
      
      70多年过去了,历史的尘烟封不住英雄往事。
      1942年4月18日,美国发动著名的“杜立特尔行动”———美国16架轰炸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直飞日本本土,轰炸东京。飞机返回途中,因燃油耗尽等原因,其中4个机组(2号、14号、7号、6号)分别迫降在宁波鄞县(今鄞州)咸祥南星塘棉花地、象山石浦外檀头山附近大沙洋面、鹤浦大沙村靴蚴头沙滩、爵溪牛门礁附近,共有15名飞行员被宁波人民成功营救。
      日前,记者找到了当年咸祥镇乡亲勇救美国飞行员的见证人龙英尔老人,她今年87岁,是当时咸祥乡亲营救美国飞行员的主要人物朱绣芳的养女。
      “营救美军‘杜立特尔’2号战机是我亲眼看见的事。”龙英尔老人说,1942年4月18日傍晚,天下着雨,一架飞机拖着沉闷的隆隆声,掠过她家屋顶。她抬头一看,只见飞机摇摇欲坠,接着,传来一声响雷般的爆炸声。那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爆炸引起的火光映红了天空。咸祥镇镇长朱绣芳(龙英尔叫他“朱家阿爸”)马上派人去察看情况,并收集各路信息。
      村民徐阿贵来报,说他在来咸祥镇赶集的路上,在黄牛岭山脚,看见两个外国人,就把他们暂时安置在龙王堂里。朱家阿爸据此断定是盟军的飞机出事了,就立即派镇公所的人前往龙王堂迎接飞行员,又向群众宣布要注意保密。为了转移当时咸祥镇驻守伪军的视线,朱家阿爸故意派人把伪军带到出事现场———离咸祥约五里路的蛟龙港畔南新塘棉花地,收拾飞机残骸,背地里却悄悄派人到地下游击队处报告。
      龙英尔对初见飞行员的场景记忆深刻。她说,19日早上近8时,龙英尔的外婆让她去镇公所叫朱绣芳回家吃早饭。她在镇公所看到了一高一矮两个外国人,他俩反复用手比画着,嘴里“咿咿呀呀”说个不停,神态非常恐慌,可能是他们不了解情况,担心被送给日本人。朱家阿爸满脸笑容,一边劝慰他们放心,一边嘱咐龙英尔赶快让厨师烧几道好菜,请他俩吃饭。后来朱家阿爸说这里太危险,会招来日军,让龙英尔离开镇公所。过了一小时,龙英尔再去镇公所时,朱家阿爸和两名飞行员已经不知去向。
      当天下午,有很多村民去南新塘棉花地里看个究竟,龙英尔也跟去了。她看到约有三亩农田被烧焦,未烧尽的飞机燃油浮在水沟里。朱家阿爸组织村民把大一点的飞机残骸抬到球南小学。后来得知,当时飞行员为了不把飞机留给日本人,迫降后特意把飞机烧毁了。
      龙英尔从朱家阿爸口中得知,这架飞机是美国“杜立特尔”2号轰炸机,机上有5名飞行员———正机械师胡佛中尉、副机械师兹田少尉、领航员瓦得纳中尉、轰炸手米纳少尉、机械员勤得纳军士。被咸祥镇众乡亲所救的是机械师和领航员。另外三人提早跳伞降落在东钱湖一带,也被群众救起。当天吃过早饭后,朱家阿爸亲自送两名飞行员到沙村(沙家山)中国军队。临别时,飞行员送给朱家阿爸一件草绿色全毛哔叽飞行上装和一支派克金笔。
      咸祥乡亲营救美国飞行员的举动激怒了日军。第三天,伪军头目奉命前来抓朱家阿爸,查问飞行员的下落,想以此向日军邀功领赏。朱家阿爸在群众的掩护下,从杨家桥头跳入咸祥河,游到对岸,四处躲藏。日军抓不到朱家阿爸,就迁怒当地百姓。8月6日、7日,日军抓了40多个百姓,关押在咸祥球山书院和操场上,捆绑、毒打、烈日暴晒,逼迫他们说出飞行员的去向,其中4人被折磨致死。8月8日拂晓,凶残的日军又纵火烧毁了朱绣芳的家,当时住在里面的龙英尔和她的小弟危急关头在邻居帮助下冲出火海逃生。这次日军纵火共烧毁了朱绣芳家和左邻右舍7户30多间民房。

版权所有 宁波市档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