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阻止日军从海上进攻 “宁波帮”陈顺通自沉货轮

    为阻止日军从海上进攻
    “宁波帮”陈顺通自沉货轮

     八十岁的陈乾康先生手持“太平轮”照片,讲述其父亲为了抗战大业,毅然将最后的家产“太平轮”自沉于镇海口的故事。
      (叶辰亮 摄)

      □本报记者 董小军
      寻访地点:位于镇海区招宝山下的镇海口
      寻访内容:为阻止日军从海上进攻,“宁波帮”陈顺通将自家的货轮沉入镇海口
      讲述人:陈乾康,80岁,陈顺通儿子
      
      1939年6月28日,“宁波帮”人士、中威轮船公司董事长陈顺通将3550吨江海货轮“太平轮”自沉于镇海口,以堵塞航道,阻止日军从海上的进攻。这是何等英雄之举,他的后人提起往事,都自豪地称,这是在民族危难之际,一个中国商人的应尽之举。
      “我父亲安葬在冠英庄村后的小山上,这是他的心愿。”陈乾康是陈顺通先生最小的儿子,现住上海,几天前,他再次向记者讲起了父亲和太平轮的故事,说到动情处,老人热泪盈眶。
      这是一首石破天惊、大义凛然的悲壮诗篇。
      1897年1月,陈顺通出生于鄞县云龙镇冠英庄,他14岁就来到上海,继承父业做了一名船员。北伐战争开始后,他曾为革命军运输物资,获得北伐革命三等功勋。1930年,陈顺通在张静江先生的帮助下,在上海四川路开办了上海中威轮船公司。到1936年抗战前,中威公司已拥有“顺丰轮”(6725吨)、“新太平轮”(5050吨)、“源长轮”和“太平轮”四艘大型江海运输船,成为中国四大航运企业之一。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政府实施了一项战时特别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征召大型船舶自沉于全国重要江海口,以堵塞航道,防止日军从水路发动进攻。
      此时,陈顺通实际掌控的轮船仅剩“源长轮”和“太平轮”,另外两艘海船“顺丰轮”“新太平轮”在战前租借给了日本一海运企业,抗战爆发后被日军扣留。
      为支持抗战,1937年8月12日,“源长轮”与20多艘船舶自沉于有“江海门户”之称的长江江阴要塞,阻遏了日军准备沿江西上的企图,为中国军政机关、工矿企业向大后方转移赢得了时间。
      此时,宁波镇海口已成为中国主要的海上对外通道,许多抗战所需的战略物资由英法控制的上海租界下船运至镇海口,然后通过陆路进入金华等地,再运送到抗战前线。
      1938年新年过后,“太平轮”的身影第一次出现在镇海码头,它负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在必要时立即自沉于甬江出海口的主船道。当时,上海出版的一本杂志,曾详细描述了“太平轮”在等待自沉命令下达前那段日子的情况:“招宝山下那轮船出入口处,来来往往的轮船,多得像梭鱼一样穿进穿出,货物也在这里得到流通的机会。然而,靠船的码头那面,始终停泊着一艘庞大的轮船……”就这样,在将近一年半时间里,“太平轮”一直守在镇海口,随时准备完成它的使命。
      1939年6月,企图登陆镇海的日军,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轰炸。从6月23日至25日的三天里,日军飞机连续出动51架次,投弹300余枚,镇海城遭到严重破坏,防卫任务也紧张起来。
      6月27日,太平轮船长先后收到了两封电报:第一封是指令立即沉没“太平轮”。另一封由船主陈顺通从上海发出,他在电报中指令船长,沉船时必须挂好国旗,同时务必将“太平轮”的船首指向他的家乡方向。
      6月28日晚上约8时,“太平轮”在夜色中启航了,镇海城里百姓闻讯后赶到码头默默为其送行。“太平轮”出港后绕了一个圈,作最后的告别,然后慢慢地开到了甬江口主船道上,船首徐徐指向了南方,对着的正是冠英庄方向。江水拍击着“太平轮”巨大的身躯,接着,汽笛拉响了。船长带人离开了“太平轮”,登上了前来接应的小艇。燥热的江风里,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一股浓烟冒出,“太平轮”像一个醉汉般地摇晃了一下,然后开始慢慢下沉。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共有100多艘船只奋勇自沉于江海口,这壮烈的一幕,显示了中国实业家为拯救民族危亡,甘愿牺牲的崇高品德,将永载史册。

版权所有 宁波市档案局